权健爆雷前,RiskRaider风险雷达发出特级警告!赵杰:做不好这三点,明年压力很大

​文章转载自正和岛(ID:zhenghedao)

在今年正和岛新年家宴上,我遇到了老朋友RiskRaider风险雷达CEO赵杰。闲聊时说起前段时间“权健”的事情,当时权健把人民日报“侠客岛”投诉了,一时舆论四起。赵杰说,在权健出事前,我们系统早已把它列为最高级别的风险评级,发出特别预警。

“不仅仅是权健,我们最近还监控了一家‘中字头’企业,这家企业早晚要出事。”

我当时很震惊,一是“中字头”企业你们也敢监控,二是“中字头”企业也会“爆雷”出事?

赵杰拿出手机,给我展示他们监控出来的资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除此之外,作为征信公司总裁,赵杰还从供应链角度,分享了一些关于企业渡过2019经济寒冬“过冬术”的一些思考。

口 述:赵杰RiskRaider风险雷达CEO、正和岛岛邻

采 访:典小韦

赵杰监控出的这家公司竟然是——中字头一家搞建筑的公司。数据显示,2018年,该公司已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47次,执行标的总额达21.47亿。此外,在风险雷达监控下,这家“中字头”企业在2018年有17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记录,整个集团包括关联公司总的被执行人标的超过百亿元人民币。

“这家‘中字头’公司早晚要出事。”赵杰意味深长地说。

2018年,因为内外部原因,企业家已经很艰难了,再加上这些“老赖”公司,更是让企业持续经营面临多重压力。而且年关将至,企业间应收账款周期持续增长,进一步加剧了流动性困难,快速回笼资金,是当下每一家公司急需处理的难题。

2019年怎么办?赵杰认为应该在供应链上持续创新,深化安全,他分享了最新的三点心得:

得供应链者得天下

杰克韦尔奇:如果你在供应链上不具备竞争优势,就干脆不要竞争。

戴尔、苹果、宝洁、Zara等国际品牌有什么共同特点?为什么能够成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有出色的供应链管理,能做到“零库存、高周转”。

供应链就好比一张网,原材料供应商、产品生产商、分销商、零售商、消费者……遍布在这张网上。企业把需求发散出去,能够精准传递给网上的上下游企业。上下游企业根据这些信息,制定生产计划,不断完善、改进产品。

这种模式能够有效减少企业成本,达到多方共赢,企业也最终成功。

 

苹果成功的奥秘:

iphone手机畅销全球,即使它价格不菲、更新不断,也有很多苹果粉丝愿意购买。一部iphone手机包含约500个元器件,由上游200余家供应商提供。苹果公司对供应商的要求也非常高,一位苹果元器件供应商主管说:“苹果的要求太高了,而且苹果不讲情面,能做你就做,不能做他们就换人。”而且苹果不会与供应商联合投资一项新技术,苹果只会强迫供应商“必须如此”

即便要求如此苛刻,很多供应商仍然愿意在技术创新上加大投入,以满足苹果公司的要求,苹果与供应商之间建立的这种“爱恨交加”的关系使得苹果供应商能够“鲤鱼跃龙门”。一旦成为苹果公司供应商,iphone的巨大销量会使供应商的利润远超过其技术创新的成本。一位中国大陆供应商说,如果能成为苹果的供应商,那么公司就会被看做是业界一流的厂商。“我们只是机器上的一颗小小螺丝钉,但关于苹果的事情我们从不含糊。”科通集团副总裁朱继志认为,苹果对产品、供应链的把控达到了一个极致的状态。但“极致”二字,恰恰是其他企业都明白却完全模仿不了的原因。这就是苹果成功的奥秘。波音成功的秘密:

一款手机面试,没几天就有一堆的山寨机;但波音飞机都飞了几十年,却不见山寨产品。并不是因为飞机利润不高,也不是因为飞机技术有太多的难度,很多飞机也是几十年的老技术。而是因为飞机太复杂。波音747有600多万个零件,背后供应链异常复杂,你可以“山寨”出一个简单的产品,但是很难“山寨”出一个复杂的供应链来。

一个飞机成百万个零件,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开发时间,几十亿、成百亿美元的研发经费,成千上万个工程师、供应商通力合作。整个飞机从研发到生产再到交付,用两个字形容可谓:复杂。

正是因为如此,全世界有能力制造大型飞机的厂商只有波音和空客。高复杂度提高了准入门槛,限制了竞争对手,成为一种竞争优势。

英国管理学者克里斯多夫感慨说:21世界的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

中国从国家层面也越来越重视供应链创新。2017年时,国家下发《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

到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我国重点产业的智慧供应链体系,培育100家左右全球供应链领先企业,中国成为全球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重要中心。

令人胆寒的供应链爆雷

谁能掌握供应链,谁就能掌握未来竞争的主动权。但是如果供应链管控不好,那招致而来的风险,也足够令人胆寒。

“金品质,立天下”的金立手机曾在国内风光一时,但去年年底,金立大供应商、上市企业欧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爆出了金立资金链断裂一事,该公司公告“已对金立申请了财产保全”之后,金立资产相继被冻结。

这一爆雷拖垮了无数供应商。数据显示,债权人648家,总负债202.53亿。

林健是一名金立的上游供应商,负责提供Type-C接口的连接器。金立已经拖欠了他超过1000万元的货款,从去年12月开始,他就没能从金立收回任何款项。

林健的维权之路十分艰难。在时代科技大厦地下停车场,那里已经聚集了超过20名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上游供应商,他们约定一起到楼上金立的办公室去要个说法。

界面新闻报道说,这些供应商都换上了统一定制的服装,上面写着“金立还钱”、“还我血汗钱”等字样,几条写着抗议语句的横幅铺在地下停车场的道路中间。

金立老板刘立荣跑了,就算是回来,他也没钱。供应商们希望能够早点破产清算,还能多多少少分一点。但金立采取拖延的办法,金立对中小供应商的态度就是“不破产、不重整、不回应、不面对”。

后来,事件不断发酵。手机供应链龙头厂商欧菲科技表示,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深天马在内的多家供应链企业也开始跟进,金立的资产被逐渐冻结。其中包括金立所持有的微众银行、南粤银行的股份,以及深圳金立大厦、东莞金立工业园在内的多个资产。

供应链上的一个点爆雷,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个寒冬里更加艰难。如果他们能够实现预警,会不会好一些?

保障供应链安全“固若金砖”

供应链管理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风险管理”。一家公司的供应链多达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家。公司相关部门很难有足够精力和成本逐一监管这些供应商。

一旦一家供应商出现问题,会给公司带来巨大麻烦,还会对自家产品质量造成隐患。如果几家供应商出现问题,整个资金链都有可能断裂。如何保障供应链安全,成为很多公司最头疼的事。

企业不像金融机构,可以让客户提供各种资料,并且拥有央行的征信平台,能够直接查询客户信息。对一般的传统企业,央行并不开放数据,这使得他们更加孤立无援。我是从事征信行业,风险雷达作为一家社会化征信公司,有责任也有能力去满足这些企业的需求。

目前,RiskRaider风险雷达的系统主要有两大应用场景:一是事前反欺诈;二是事后动态风险预警。

事前反欺诈对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就像权健事件,风险雷达在今年年初监测为:该企业2017年度净利润有所增长;资产负债率有一定比例上调,运营能力增长较快,盈利能力有所增长,股东权益义异动率已达-66.45%,可能有大额抽资行为,系统自动调高了预警级别。

今年3月12日,风险雷达舆情监测解析出权健因涉嫌传销,在河南新乡多家门店被查封,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系统自动将其列入特别预警级别。

系统预警比公开爆雷时间早了大半年时间,这样就给了他的合作伙伴充分的时间做风险转移。

传统的企业风险管理和应收账款风险管理更多依赖第三方企业征信报告。但在快速变化的风险环境中,静态的企业征信报告已经无法满足和帮助企业开展及时的风险管理。

RiskRaider风险雷达创变在于:为企业提供智能云风控服务,通过利用大数据、机器学习建模、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帮助企业量化风险环境。

在事后动态风险预警方面采用“立体监控”,实时监测主体企业及其关系企业和关系自然人的风险变化,包括工商变更、经营异常、对外投资、动产质押、股权出质、裁判文书(金融)、重点关注舆情等31个维度。

就像监测出的那家中字头公司,就是从31维度做出的判断。我现在都敢说,这家公司必出问题,相关合作企业早做准备吧。

风险雷达后台能够自动化处理监测信息,对企业客户付款能力和意愿动态评估,分析其经营能力,辅助企业风险行动决策,开展差异化风险管理。

希望这些分享,能给企业管理者一些思考。祝2019年,行稳致远。

 

参考资料:

赵杰口述

北京大学出版社,田轩著《创新的资本逻辑》

机械工业出版社,刘宝红著《供应链管理:高成本、高库存、重资产》的解决方案

百家号,i黑马《等待与抗争:金立中小供应商的维权之路》

口述|赵杰 采访|典小韦

图片|视觉中国排版|夏昆主编|叶正新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