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雷达

经济与管理风险复杂性

2020-04-24 11:54

经济与管理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人,而人是最复杂的生物之一。他们的行为充满了“主观能动性”,那么主观能动性不仅使得对世界的认知不断的越来越清晰,不仅能够修正自身行为的错误。而且还能在探索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新的规律。创造很多新的产品。并且,每个人的行为也不一定能琢磨得很透。他的行为中很有可能在世俗的眼中是“奇异的”,也有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改变自己的行为。那么,问题出来了,个体的“奇怪”的行为是否会导致经济与管理系统异常?与群体行为相比,个体的行为是否更能引导整个系统朝着错误的方向上运动。

经济与管理风险复杂性

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思想,可以推断经济与管理系统会不断的修正错误,最终越来越健全。按哲学与系统演化的观点,可以认定为,事物在变化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曲折发生,但最终不会影响事物的前进方向。但真的是这样吗?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对时间尺度的选择。在很短的时间尺度之内,我们无法找到更多的信息。故而,很难不让事物的特异性行为发生,这种远离预设轨迹的变化,我们称之为风险的现象,会在短短的时间尺度上频频发生,故此,在短的时间尺度上,风险必须关注,唯有如此,我们才可以知道如何去修正自身的行为让风险弱化。如果时间度选得很大,那么这些细微上的扰动将会被平均掉。最后我们将会看到事物会沿着预设的轨迹进行的。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想答案也算未必的。从岁月的历史长河中看,这个理论也不一定完全正确。先撇开经济学与管理学的限制,我们将视野转到自然界看一下这个事情是否准确,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上曾经有一个叫恐龙的物种非常强大。曾“统治”了地球很长一段时间。但到目前,我们也无法确认恐龙消失的真正理由。如果按照,前述我们认定的达尔文进化论观点我们很难理解这个结果。然在让我们将视野转到经济与管理中,以农业经营为例来说明。我们知道,农业的发展与其资源有很大的关系。与技术相比较,对资源的依赖性更强。进一步讲,如果自然资源一旦被破坏,农业的“回春”也变得遥遥无期。在很久以前,我国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种植粮食,但随着沙漠入侵、气候变化、生态变化很多耕地在以可见的速度消失,这时的农业发展就要更多的依赖于技术。但技术只是改变了农业的现状,却不一定保证农业的自然自然资源恶化趋势变暖或不一定能保证自然资源的质量好转。只要自然资源受到影响,对农业的影响将是非常大的。

值得重视的是,这些与经济与管理系统恶化的事件都离不开人的行为。而在前文中说过,人的行为具有“主观能动性”。试想一下,一个农民在收入很低的时候,给他两个选择,他会如何选呢?(1)让这个农民种价格比较低的粮食;(2)鼓励他种植收入相对很高的果树。我们正常的选择是选择方案(2)。但耕地的总数是确定的,种植了果树,他就很难种植粮食,粮食数量必然会减少。另一方面,果树与粮食,哪个对耕地的损伤大,不言而喻,如果果树死亡或被挖出来,耕地会否像之前那样有“肥力”,会否从长的时间尺度上满足农业的健康发展,则是一个谜,所带来的风险,则需要关注。

既然人的行为是经济与管理系统中风险的重要来源,那么,在文章开篇中所提的那个问题便是显得更有意义。

其实,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从统计学的角度看,个体的行为对于整个系统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从大数定律看,这种小概率的现象,对子系统的性质与状态影响不会太大。从决策的意义上讲,则不然,貌似我们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一个理论能证明,某个组织是可以做决策的。这些组织的行为并非是某些人行为的反射。往往是组织领导者行为的影射。从这个意义上讲,个体的行为对于整体的状态性质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其次,从风险的角度上看经济与管理系统由一群人构成,这些人为了完成某些功能,而形成了一个特定形式的网络。其中网络中任意两个点之间的关系恰好可以反应出经济与管理真实组织中所对应的人与人之间的功能关系。因此,如果系统中一个人出了错,在时间与资源流止势必给下一个人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这种影响沿着网络中的“路径”传递下去。最终可能会导致系统中相当一部分人员出错。从而诱发风险事件。再次,经济与管理系统中的系统性风险,比如大的金融危机、粮食危机等,都会在系统中的推动因素与阻碍因素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发生。此时系统一般处于临界状态。一个微弱的扰动,就有可能导致系统的崩溃。这一现象在《临界》那个篇幅中给予了比较详尽的说明。此处不再累赘。需强调的是这个微弱的扰动,一般情况下,是由极少数人的行为所导致的。最后,风险的产生是与大数定律不一致的。故此,并不排除个体行为对于风险发生有一定影响的结论。

故此,风险是很复杂的,这种复杂性不仅来源于系统结构的网络性、随机性,而且来自于系统中人的行为随机性与非理性。它们纠缠在一起,使得风险的复杂性很大。

风险一般来说,服从weibull分布,有很大一部分风险,当其发生的比率超过一个值时,随着风险的发展,人们会觉得越来越显现出强烈的非线性变化。当风险刚刚产生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它所带来的压力,但随着风险的积累,风险所给经济与管理系统所带来的危机将会急剧上升,将风险越高时,每增加一个单位的风险,危机压力将会更加显著的增加。从这个意义上讲,风险貌似遵循着一个规律:边际风险递增规律——在风险演化的过程中。每增加一个单位的风险,经济与管理系统所造成的损失将逐渐增大,换句话说不妨假设风险发生概率x∈[0,1],其风险压力y∈[0,∞],那么是一个随机x增函数。

多个风险常常会“纠缠”在一起,而一般的这种风险与风险的叠加还是非线性的,这就使得最终对风险的理解异常困难。其实这个可以理解,一个风险发生,极易引起其他风险的产生。如果这两个风险之间有因果关系或相关关系,那么这种一个风险引起另一个风险倒很容易理解。但往往的,这两个风险之间无关或存在着极弱的关系,他们之间也存在着“共振”现象。其实,复杂网络中的同步问题,也不是这一现象的解释——整个风险系统中几乎绝大多数其至是几乎所有的风险事件都爆发了——从而引起整个系统的崩塌。

风险可能会造成损失,也同时也会带来赢利的机会。因此看来,风险是一把双刃剑。虽然人人在理论上说要把风险转换成机遇,但这种毫不负责的观点实施起来的确很有难度,因为损失与赢利两种不同的结果。很多情况下只是环境的特征不一样而已。往往的,这些因素中有不少是不可控的。

可见,风险是一个复杂系统,需要超越了还原论的方法,才能得到较准确的结论。

本文来自公众号:修心者。

姓名*
手机*
公司*
邮箱
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