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雷达

阿里系:社区团购电商市值将超过35万亿人民币?

2020-12-10 10:29

当新生事物出现时,往往面对的是无端的质疑和狂热的追随。

你会用历史经验去强行解释未知的事物吗?

从湖南农村崛起的社区团购电商企业“兴盛优选”,从一个村落又一个村落的设点经营社区团购电商,到今年逐步辐射整个中国南方各省,进军十七八线城市,征服下沉市场,用了不到2年时间。

移动网络、手机、团购信息、优惠券、高性价比、供应链、次日送达、团长,这些因素合力将兴盛优选,从一家毫无知名度的小企业塑造成新一代新零售领域巨头。

2019年该公司GMV就达到100亿元人民币,日均订单超过800万单;预计2020年,GMV将超过400亿人民币。

今年年初疫情期间线上购物成为主力军,兴盛优选的成功路径,让互联网巨头们意识到新零售电商领域的暗流涌动,更多电商巨头一改常态,“美团、阿里、腾讯、字节跳动、京东、叮咚买菜、同程旅游、拼多多、滴滴出行、沃尔玛......”等公司加速布局社区团购电商。

⬆兴盛优选年初在武汉

01 潜在市场规模预估

社区团购电商的市场规模到底有多大?

参与赛道的竞争企业之一“十荟团”CEO陈郢向媒体反应:“社区团购打的是整个电商市场,我们有信心赢得这样一个35万亿元规模的市场,社区团购也不可能是一家独大。”

据艾媒咨询出具的报告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将会实现翻番,超过700亿元人民币,到2022年,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将会达到千亿元人民币级别,整个生鲜消费市场规模则将高达至少10万亿元人民币级别。

美团集团CEO王兴在2020年的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社区团购电商)可能是最高效的模型,这个模型能帮助我们渗透到市场,甚至是4、5、6线城市。”

2020年7月7日,美团成立“优选事业部”,9月3日,美团优选接着推出“千城计划”,计划在年底覆盖全国,集合线下生鲜资源。

拼多多CEO黄峥在2020年的五周年会议上用1个多小时时间谈到社区团购电商“多多买菜”,并紧急征集数千人奔赴“多多买菜”业务线。

阿里系的盒马、饿了么、十荟团、零售通都被贴上社区团购电商的标签,尤其是菜鸟驿站,充当了储存零售商品和取货点的小区中转站。

2020年11月3日,滴滴出行旗下的橙心优选出现新动向,CEO程维在内部会议上,重点强调社区团购app“橙心优选”。

会议上,程维强调:“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橙心优选团队今年5月正式组建,6月15日通过小程序在成都开始运营,主打超低价爆品,每天都有多场超低价秒杀活动。经过3个月的川渝地区试水,橙心优选在川渝地区扎稳根据地,9月后进入全国快速扩张阶段,在各地纷纷开城。”

2018年,伴随旅游行业遇冷,同程旅游集团集中主力,火力全开,孕育出社区团购业务线“同程生活”,起初,这些团队长均由集团内部旅游团队的成员任职或兼职。

到2020年,同程旅游将同程生活的实际总部转移至广州,由旗下的“鲜橙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大力推广“千鲜汇”社区团购app,并以2、3、4线城市为主要市场,在购买力强大的小区设点,将“社交女王、微商总代、KOL”设定为社区团长,将团长家或团长拥有的店铺设定为存储点,在距离市中心50~60公里处建造超大型仓库,以极高性价比和隔日送达的方式,不用另外缴商用房租、水电费,实现低成本情况下的总营收额飙升。

2020年,沃尔玛在全国范围内测试社区团购业务,从内部员工中发展出1万多名团长,价格比其他团购价略低,直接末端零售店发货,充分发挥沃尔玛的全球供应链运营能力。

2020年12月6日,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谈社区团购时说:“社区团购再干一两年,500平以上超市基本没戏了。”

时至2020年12月,几乎所有的主要线上、线下电商、零售业企业,大多已经意识到以社区团购为代表的新零售已经在逐渐成长为一头巨兽,嗅到金钱香味的资本已经按耐不住,越来越多的热钱涌入到新零售企业。

社区团购电商的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作为身处其中的见证者,我们不妨保持一个开放的头脑,用心观察,搞清楚整个业态,及增长数据后,再得出结论,文章后面也会依据过去的常态给大家分享几家主要参与者(企业)的风控数据截图。

02 当我们在谈论社区团购时,在谈论什么?

知乎、微博、社群,几乎每一个谈及社区团购的人,都在否定这种奇怪物种的未来,但更加奇怪的是,他们关上社交软件,就会不自觉的打开叮咚买菜、千鲜汇、多多买菜......软件。

观察到大部分人对社区团购电商的否定,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不了解和对自身未来的迷茫感,不少人将社区团购等同于“借贷卖货”。

很多用户甚至用着社区团购电商的app,也不清楚这些app属于社区团购电商,例如拼多多旗下的“多多买菜”。

许多媒体谈到社区团购,也是在讨论传统电商的属性,并未抓到社区电商团购的精髓,社区团购电商的商业模式和小黄车、蛋壳公寓完全不同,其中并未涉及到借贷卖货的环节,重点在于供应链、低成本、高销量。

什么才是社区团购电商呢?

简单总结为:超大型仓储—隔日到货—极低批发价格—完整的供应链—大数据统一运营—团长差异化运营—强社交属性

分别以“湖南兴盛优选”、“苏州千鲜汇”为例子还原一个真实的社区团购电商吧。

最早,兴盛优选并不受人关注,它在早期关注的都是乡镇市场,在湖南的乡镇,很少有种类齐全的沃尔玛等等超市,这是常识。

但这并不意味着乡镇的居民不存在消费行为。

⬆兴盛优选长沙附近的团长送货中

兴盛优选在每一个村庄设立一个点,作为商品转运中心,村民提前在app上选购商品,第二天物流中心的货车准时将货物运送至各个“存放点”,由团长将货物发配给熟悉的村民,或者通知村民前来领取。

⬆兴盛优选的消费者在疫情期间取货中

乡镇虽然自然资源丰富,但并不意味着一个乡镇会拥有所有的水果、生鲜,往往一个乡镇仅生产几种比较有特色的农业产品,乡镇的消费者如需购买更多的商品,需要花费数小时,离家几公里的不同超市进行选购。

现实情况下,他们通常没办法选择想要的商品,最终会将能够选择的范围内的商品当作自己想要的商品。

兴盛优选将整个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安徽、河南等等省份的乡村、小镇、小城市的货物刚需数据汇聚起来,在全世界市场统一采购,比如12月底,假设需要采购1000万千克基围虾,公司作为买方,由于量大,对价格拥有更多的议价权。

你采购1000千克的基围虾,和采购1000万千克基围虾,所谈到的价格,交易方式,会完全不同。

对于兴盛优选来说,所采购的商品并不仅仅是基围虾,而是全品类生鲜,及所有的生活用品。

这种市场规模,不可避免的呈几何式增长。

厂家直销,货源地采购,将生鲜生意,做成大宗商品交易,用大数据和供应链优势消灭一切中间商!

这才是社区团购电商!

兴盛优选在湖南众多乡镇的存在,并非抢走小商小贩的生意,而是填补了没有沃尔玛的空缺。

大家千万不要觉得乡镇不需要沃尔玛,美国的许多沃尔玛就开在乡镇和小城市。

每一个社区,所需要的商品差异极大,团长起到一个差异化运营的作用,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在这个社区,大家需要什么商品。

这些生活在乡镇、小城的居民既然能够通过社区团购电商,获得和北上广一样丰富的商品种类,有什么理由不去使用这种app呢?

难道开一辆车,去80公里外的大城市的沃尔玛买生鲜更加方便?

这也是为什么社区团购电商首先从下沉市场爆发的原因之一。

据兴盛优选内部人士表示,这些生活在湖南、河南、安徽的团队长,原本一年顶多赚3~5万人民币,现在不少人因为加入社交电商,打通电商渠道之后,收入暴涨至一年30万人民币,甚至50万人民币。

这样的事例,难道是互联网在威胁小商小贩吗?

恰恰是因为他们不上微博,不上知乎,也不掌握媒体,他们没有发声而已,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这里大家可以看看“兴盛优选”的风控报告,也可以看看AI对它的评级:

接下来,我们再谈谈同程旅游旗下的“千鲜汇”。

这家公司全名叫“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起初仅仅是让集团内部员工参与这条业务线。

 

等到2020年初,尤其是疫情爆发后,意识到社区团购电商的市场潜力后,同程旅游立刻撤掉广州的旅游团队,将其重组为社交团购电商团队。

从过去几年的几十人,到2020年12月份,员工数量猛涨至数千人,团购网络覆盖面也在全国2、3、4线城市全面开花。

在广州,你几乎找不到一个没有“千鲜汇”微型仓储中心的小区。

“千鲜汇”的商业模式是这样操作的,首先对整个市场做一个精准的了解和判断,例如搞清楚整个白云区的零售业刚性需求,大致计算出小区人数,预估小区的人均收入。

前期了解之后,再选择多个类似“监查员”的区域经理,招揽社交女王、各行业KOL、广场舞大妈成为千鲜汇的下线团长,每一个团长也可以继续发展下线。

 

不过这种不断发展下线的模式并非像病毒一样传播,而是必须在“区域经理”的严格调查、筛选之下,确定某人所在的某小区是否可以开一个新店铺。

例如,A小区如果有3000户居民,人均年收入在10万人民币以上,小王在该小区有一套三室一厅,1个人住,阳台、书房、次卧均可摆放大量商品,或者小王在小区大门口有一个实体店,且小区内没有其他竞争者的情况下,如果小王还能联络到小区里大多数居民,那么小王大概率能够收到做“团购团队长”的资格。

这些团队长不需要花10000人民币请员工分拣商品,也不需要花30万人民币租一个商铺,而是在本身存在的资源基础上再利用,进一步降低成本。

仅仅只有这些因素,并不可能做成团购网络,社区团购电商并非简单的信息集合。

一个很重要的点是供应链。

鲜橙科技通常在城市的郊区建设一个超大规模的仓库(50公里左右),通过大数据计算出这个城市所需要的商品,提前备货,并运用大宗商品交易买家可议价的优势,谈低商品批发价格。

每天,属于鲜橙科技的货车,通过收到的商品数据,将货物运送到不同的小区,最终实现每个小区的大数据分析和差异化运营的整合。

据统计,鲜橙科技的成本主要花在零售商品批发价、运输里程路费、大型仓储不动产建造费用、工业水电费和总部的员工工资之上。

很多人看到鲜橙科技的价格低到怀疑人生,例如2块钱买到5斤火龙果,大多数人立刻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同程旅游打钱搞补贴了,打价格战。

但是各位清醒一点,同程旅游哪里还有闲钱去打价格战,同程旅游的大股东携程旅游今年都举步维艰。

同程旅游的鲜橙科技,是通过更新商业模式,胜在薄利多销啊!!!

仅仅广州1个城市,该有多少小区?这些小区有多少需要买生鲜的个体?

你们难道没有体验过周末睡到中午11点,没时间去菜市场买菜的痛苦吗?

没事,社区团购电商,前一天晚上下单。

第二天早上您去收货地点取货即可。

这里给大家分享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的风控数据,AI给其评级为“关注”,即公司整体情况过于良好,未来可期。

其他电商公司我不再一一举例,有兴趣对他们做进一步了解的亲们,可以申请Risk风险雷达账号,一款智能风控平台,让AI帮助您短时间批量做更高级的风控,完善公司内部风控体系。


03 社区团购之野望

对未来最精准的预测,不会来自于历史经验简单的重复,而必须考虑到事物的发展。

有许多人好奇,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社区团购电商。

原因很简单,在美国有沃尔玛。

沃尔玛之类的线下购物中心,已经将购物体验和性价比做到极致,在美国的沃尔玛可以买到全世界性价比最高的商品,而且类似沃尔玛一类的购物中心基本上覆盖了全美的小城市、小镇。

过于完整且丰富的第一代购物中心,已经让社区团购电商没有生存价值。

在美国的小城市,你可以买到埃塞俄比亚的咖啡,也可以买到越南工厂的廉价服装。

中国的乡镇、小城市对比美国的购物中心,体验不佳,商品种类少,优惠活动不多,考虑到本国购买力,相对价格更高。

恰恰因为中国的购物中心不够发达,才让社区团购电商在中小城市、乡镇有发展的机会。

这也是一种后发优势。

之所以各大巨头从生鲜电商入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传统电商领域,生鲜是最难做的一块儿,新零售因为掌握了更强的供应链和更灵活的营运方式,导致社区电商团队在生鲜这一块儿拥有壁垒极高的护城河,这是普通便利店、大型商场无法短时间模仿的业务线。

身为传统便利店的店长即使意识到社区团购电商的威胁,也无能为力,因为以他个人能力没办法短时间在城市建立仓储中心,用几百辆货车运送生鲜,预估数百万人的消费行为,建立数百万人参与的消费网络。

在疫情期间,数以千万计的人通过线上购物,购买生活用品、生鲜。

今年上半年的大中小城市,给了我们一个明证,顾客并不会特意抵触社区团购电商。

既然强大的供应链、议价权、社交网络,能够让生鲜运输到千家万户。

那么,商家不太可能仅仅止步于生鲜。

而是倾其所有,将触角延伸至所有的零售业。

甚至远远突破传统零售业的限制,出售非实物物品。

假设一个小区有3000户居民,A城市有1000个这样的小区,那么总计有300万户居民,以1户3名居民计算,则有900万消费者。

这900万消费者如若在同一个供应链中消费,那么作为商家,完全可以提供所有的吃喝玩乐服务,也可以提供诸如法律咨询、培训机构、电影票优惠券等非实物服务。

如果这900万消费者中,哪家需要法律团队的支持,作为商家则可以,通过N个团队长与其取得联系,和律所合作,或者干脆自己组建律所,为这些刚需用户提供付费支持。

如果这900万消费者,有10%的用户希望出国旅游,那么作为商家则可以,通过N个团队长与其取得联系,将这些消费者整合起来,一起组团,小区门口集合,广州出境,罗马进,佛罗伦萨出,意大利10日游,或者提供个性化旅游。

如果这900万消费者,有5%的用户希望修理家电、家具、手机等等,作为商家则可以,通过N个团队长与用户个体取得联系,为他们提供质量标准化、服务差异化的付费支持。

接着,我们可以跳出这个城市的限制,如果将从哈尔滨到三亚超过10亿人口结合起来,提供更加便利的服务支持呢?

这个数据将是海量的,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独立运营。

这也是阿里、腾讯、字节跳动都在重视社区团购电商的真实原因。

对于超大型商业组织,考虑的往往是5~10年后的商业模式。

现在不去做,再晚一年,新零售的局面就变了。

哪家企业能够最终胜利,取决于这家企业能否在保证用户体验的情况下薄利多销且盈利。

最后,凛冬已至,风险无处不在,新的机会正在暗自汹涌!

 

 

服务热线

021-50875563

风险雷达微信二维码

风险雷达公众号

姓名*
手机*
公司*
职务
邮箱